申宝配资

港股打新:新传企划赴港IPO上市申请,香港本地广告商

港股打新:新传企划赴港上市申请,一家数码媒体公司,排名第二的香港本地广告商拟赴港上市 港股IPO 据港交所 2021年12 月 15 日 《 披露易》显示,新传企划有限公司(以下简…

港股打新:新传企划赴港上市申请,一家数码媒体公司,排名第二的香港本地广告商拟赴港上市

港股IPO

据港交所 2021年12 月 15 日 《 披露易》显示,新传企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传企划)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英皇融资有限公司、力高企业融资有限公司为其联席保荐人。

新传企划是一家数码媒体公司,借助数码媒体平台(自身网站、移动App及第三方社交媒体平台)向跨国品牌所有者、广告代理公司及中小企业等广告商提供综合广告解决方案。于往绩记录期及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公司经营9个媒体品牌,包括《新假期》、《东方新地》、《经济一周》及《新Monday》及《More》、《Gotrip》、《Sunday Kiss亲子同盟》,和两个新品牌Madame Figaro及Sswagger。

于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公司所营运的Facebook页面及Instagram账号粉丝总数分别超过7百万名及1百万名;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9个月期间,公司的9个网站录得独立访问量114.7百万次,累计网页曝光次数超过1.9百万次。于2020年,公司分别推出《新假期》、《经济一周》、《More》、《东方新地》、《Sunday Kiss亲子同盟》、《Gotrip》及《新Monday》七个移动App,一年内的总下载量已达到40万次以上。

公司营收净利均出现缩减,主要业务数码广告收入下滑是主因

2020年公司总营业收入达到2.16亿港元,同比下滑21.01%;净利润为0.41亿港元,同比增长53.77%。扣除一次性的政府补贴,净利润缩减至0.25亿港元,净利率为11.57%。

图表1 公司主要营业收入

图片来源:初步上市文件

一方面,公司提供综合广告产品及服务,并在数码媒体平台及书刊杂志中发行有关产品和服务;另一方面,公司亦发行三本杂志,包括《东方新地》三合一周刊(连通《新假期》和《新Monday》),《经济一周》周刊和《Madame Figaro》季刊。2020年12月停止刊发《东方新地》三合一周刊,取而代之推出《新假期》+《Gotrip》二合一季刊。已于2021年3月发行第一期。

2020年公司广告业务收入为1.93亿港元,同比缩减19.50%,其中85.2%的份额来自于数码广告,是主要的收入来源。而数码广告之中,来自于网络广告的收入占比74.4%,达到1.57亿港元,同比亦缩减20.36%。这或主要源于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的香港社会动荡,以及2020年以来的新冠疫情使得香港企业在广告预算方面的开支较为保守。

图表2 按收入来源划分的公司收入

图片来源:初步上市文件

按主要媒体平台划分,公司的广告收益主要来源于第三方社交媒体平台和自有平台。其中,第三方社交媒体平台方面,Facebook是当之无愧的冠军。2020年收入达到1.18亿港元,同比却缩减15.98%。而在自有平台方面,网站则是主要收入来源。但2020年收入也出现了缩减,实现0.33亿港元,同比缩减18.09%。

图表3 按主要媒体平台划分的公司收入来源

图片来源:初步上市文件

受社会动荡和新冠疫情拖累,2020年香港广告行业规模大幅缩减

2020年香港广告行业的市场规模大幅缩减至209亿港元,同比缩减28.2%,2016-2020年复合年增速为-6.4%。主要受到社会动荡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其中,线上广告虽然仍占据较大份额,但规模自2018年大幅缩减至93亿港元,同比缩减15.45%。

香港的广告活动与香港整体经济及商业环境的变化高度一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随着香港消费者的消费支出的回复,预计香港广告业也有望同步复苏。欧睿预测,2025年的香港消费者支出将由2021年的19294亿港元增长至23884亿港元,2021-2025年的复合年增速达到5.5%。消费者消费能力的高速增长将有效提振香港广告业。欧睿预计2025年香港广告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58亿港元,其中线上广告的市场规模达到192亿港元,2021-2025年复合年增速分别为8.9%和13.9%。

图表4 香港广告行业(2016-2025年预测)

图片来源:初步上市文件

香港线上广告行业竞争较为激烈。

按收入划分,2020年公司在香港领先线上广告公司排名中位居第二,为前五名内唯一还未上市的线上广告公司。

2020年前十大线上广告公司的市场总份额占比达到近10%。

图表5 香港广告行业(2016-2025年预测)

图片来源:初步上市文件

结论

1. 公司是香港排名第二的网络广告公司,网络广告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2. 但2019年下半年的香港社会动荡及2020年的新冠疫情大幅影响了香港本地公司对广告的预算开支,拖累了公司的营业收入。

3. 香港广告行业相对分散,但竞争激烈,且与香港经济和商业环境一致性较强。2020年,公司在网络广告营收的拖累下,总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扣除一次性补助后)均出现下滑,但所幸净利率仍维稳。

作者: 港股之家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