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怎么了?四天暴跌2000点!那场惊心动魄的香港保卫战,到今天整整21年!

香港不平静,近日来,恒生指数已经连续四天下跌2000点,财政司司长发文警告,香港陷入衰退的风险正逐步增大。 而21年前的今天,香港也经历了一场危机。 港股恒指跌2.85% 创1月以…

香港不平静,近日来,恒生指数已经连续四天下跌2000点,财政司司长发文警告,香港陷入衰退的风险正逐步增大。

而21年前的今天,香港也经历了一场危机。

港股恒指跌2.85%

创1月以来新低

周一开盘,港股恒指低开1.63%,随后跌幅扩大至3%,逼近26000点。截至收盘,恒指跌2.85%,报26151.32点;国企指数跌2.58%,报10081.64点;红筹指数跌2.46%,报4102.22点。

恒生指数收盘创1月以来新低。地产股、科技股跌幅居前,新鸿基地产、长实集团均跌超5%,腾讯控股跌逾4%。

而这已经是港股连续四天下跌,跌幅近2000点。

而这已经是港股连续四天下跌,跌幅近2000点。

而这已经是港股连续四天下跌,跌幅近2000点。

港股怎么了?四天暴跌2000点!那场惊心动魄的香港保卫战,到今天整整21年!

香港财政司司长:

香港陷入衰退的风险正逐步增大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5日随同特首林郑月娥见记者时表示,香港经济面临严重处境及下行压力,对外要面对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全球经济增长低迷、英国脱欧等不确定因素;对内面临经济负增长、进出口下跌加快,投资、零售、饮食等行业同样困难。陈茂波指,这段时间本地铺头、酒楼、零售等生意受影响,甚至被逼停业,民生经济受影响。

陈茂波表示,过去这几年比较安稳的生活是狮子山下香港人努力的成果,若将700万人的安稳生活作为筹码,很容易将香港推向不归路。陈茂波又说,政府明白市民对政府推条例修订及施政不满意,如特首所指,政府今后会多聆听、与不同业界沟通、改善自己。他呼吁大家在做出行动之前要停一停想一想。

4日,陈茂波发表网志。陈茂波指出,目前香港经济面对严峻处境,陷入衰退的风险正逐步增大。他希望示威者表达诉求时要三思,不要影响社会安宁及市民生活,更不要破坏社会秩序及治安。

陈茂波表示,暴力衝击正逐步蚕食市民及国际社会对香港未来信心,影响外商来港经商及投资意欲,亦影响到民生和香港赖以成功的根基,伤及经济元气。

21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香港保卫战

21年前的今天,对香港人来说同样惊心动魄。

这一天,香港和国际金融大鳄进行了首次对决。一番惊涛骇浪之后,香港获得惨胜。

当年,以索罗斯为代表的金融大鳄,突袭了亚洲,制造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一度风光无限的泰国、马来西亚、印尼、韩国相继倒下。但在香港,他们遭到了挫败。

因为香港的背后,站着中国大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索罗斯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金融战争,狙击各国货币,所到国家对他都恨之入骨。

1992,索罗斯首次出手狙击英镑,击垮英格兰银行,拿下第一滴血。旗下量子基金名声大振,索罗斯净赚10亿美元。
1994。成功狙击墨西哥比索,使整个墨西哥金融体系倒退5年。
1997,量子基金最风光的一年,在东南亚各国沉浸在资本盛宴中时,索罗斯在瞬息之间攻陷泰国,仅当天泰铢兑美元汇率就暴挫逾17%,外汇及其他金融市场也随之陷入混乱。
随后索罗斯转头攻击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与泰国经济连带较深的国家,同样屡战屡胜。外界推测这一战,索罗斯净赚一百多亿美元。

而到了1998年,在一波带走亚洲四小虎之后,实力空前强大的索罗斯将最后的目光,落在了亚洲金融中心,刚刚回归中国不久的香港,企图做空港币。

随后,以索罗斯量子基金为首的国际投机集团和以董建华为首的特区政府,爆发了一场空前惨烈的香港金融保卫战。这一经典战役,也成为现代金融史上,最激动人心和波澜壮阔的一页。

1997年上半年起,索罗斯集合旗下量子基金、老虎基金、宏观对冲基金等分工合作,并与见血跟风的各路国际炒家结成同盟,利用汇市、股市、期市之间的密切联系和杠杆效应,充分运作“声东击西”、“立体投机”战略战术,先在汇市拆借大量港币,然后在股市通过券商从世界各地秘密买入港股或借入成分股,一路拉升股市、汇市,同时在股指期货市场暗中建仓累积空单。

1997年随着回归日益临近,国际炒家已在全球范围制造舆论,超前大肆透支利好。恒生指数被反复热炒,至8月7日盘中登顶16820.3点,收盘16673 点创历史新高;此外,楼市汇市均热得冒烟。

对于那段日子,《经济参考报》研究室主任叶奇元的印象很深。从1996年到1999年,他一直是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的记者。因为是经济专业出身,叶奇元被分配跑金融、股市和期市里的新闻,恰好见证了回归前后的繁荣景象。他记得,香港股票交易所有个有趣的规定,恒生指数每上涨一千点,大家就要在交易大厅里开一瓶香槟以示庆祝。回归前短短七八个月里,叶奇元就赶上了3回开香槟场面,酒沫喷薄而出,又喜滋滋地顺着瓶口流下。到了1997年8月14日,恒指更是高冲16497点。

但此时东南亚经济危机的风潮已经漫卷开来。继泰铢垮瘫之后,菲律宾比索、印尼盾、新台币、港元都成了国际炒家和投机者贪婪觊觎的标靶。7月中旬,菲律宾比索贬值;8月中旬,印尼盾宣布自由浮动。不过,想狙击港元却没那么容易。大量抛售港元的市场活动一旦出现,香港货币发行局的自动调节机制便会启动,抽高银行利率,炒家借沽港元的成本大增,自然损手离场。

面对国际炒家的来势汹汹,时任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最初选择了用“拉高利率,抽高息口”来应对。一边买入炒家抛售的港币,同时抽紧银根,收紧向香港各银行发放的贷款,拉高拆借成本。这一招在被金管局拿来对付国际炒家时曾经屡屡奏效。任志刚也因此得了个称谓:“任一招”。

为了避免港元受到狙击,抬高投机成本,香港金管局宣布,将不再采用6.25%的官方贴现率向那些借款过多的银行提供资金,而是要根据情况以惩罚性的利率来调整资金。这一决定导致银行同业市场利率骤升,一度飙升至300%。时任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在会见媒体时表示,维持联系汇率是港府首要目标,为了这一目标而导致利息飙升,属无可避免,并强调港元目前已是处于历史最强水平。

为了避免港元受到狙击,抬高投机成本,香港金管局宣布,将不再采用6.25%的官方贴现率向那些借款过多的银行提供资金,而是要根据情况以惩罚性的利率来调整资金。这一决定导致银行同业市场利率骤升,一度飙升至300%。时任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在会见媒体时表示,维持联系汇率是港府首要目标,为了这一目标而导致利息飙升,属无可避免,并强调港元目前已是处于历史最强水平。

两次三番试探性攻击下来,国际炒家并没有占到便宜。稳健的货币制度和高达八九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成为港元的坚强后盾。炒家们没有办法又不甘心,只能继续躲在暗处观望,积蓄力量,伺机出手。

然而,“任一招”并非万全之策。

金融市场上有个一般性规律,高息势必影响股市。高息打压股市的因素很多,最显而易见的是,如果利率上浮,说明把钱存在银行收益将会增加,在股市等方面的投资便会减少。“任一招”将利率一度扯高至280厘,自然会重创股市。

果然,10月23日,香港股市迎来了“黑色星期四”。交易所的电子屏幕上一片赤红,市场抛盘如潮(香港股市与内地股市恰好相反,绿色代表上涨,红色代表下跌)。当天,恒指大跌1211点,跌幅达到10.4%。然而事情并未就此完结,10月28日,恒指更是暴跌1438.31点,日跌幅深达13.7%,报收9059.89点。

精明的国际炒家在屡次攻击港元失败后,发现了“任一招”的死穴所在——攻击港币汇率,会逼迫港府拉高利率,而利率高企必将打压股市。这样,汇率、利率和股市之间就形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局。

“任一招”这次并没有成功抵挡住索罗斯做空港币的攻势。11月以后,恒生指数一路狂泄,到1998年8月,一度创下了6660点的低点;香港房地产价格暴跌了将近50%。香港面临开埠以来最沉重的打击,也迎来了香港金融发展史上的危机时刻。

1998年8月,机会来了,数字显示,香港第二季出现5%的经济负增长,失业率上升至4.8%,还有诸多人民币贬值、港元与美元就要脱勾的谣言。

于是,隆隆炮声再起。

8月5日,对冲基金抛售港元,香港金管局承接了其中大部分,索罗斯们无利而返。

“联合军团”发起总攻,首先在外汇市场利用即期交易抛空港元,仅8月5至7日便集中抛售460亿港元,同时卖出港元远期合约。港股8月6日开盘下跌近100点,全日数次下滑并以最低位7254点收市,下挫212点跌3%。各大银行门前迅速排满百余年不见的挤兑长龙,迫使港府为捍卫联系汇率而急剧提高拆息和银行利率,导致股市和恒生指数期货因“加息”而进一步下跌。

紧接着“联合军团”顺势将先前布局的港股和融券借入的成分股疯狂抛出,集中打压恒生指数,导致股市“三面受压”而直线暴跌,短短4个交易日恒指一度下跌300点洞穿6600整数位关口,于8月13日最低跌至6544.79点。最后,在股指期货市场以期指空单张网坐收暴利——恒生指数每跌1个点,每张空单即获暴利50港元。8月14日前恒生指数连续下跌2000多点,每张空单狂吞港元10余万!

如果这时继续任由国际游资肆意,恒指一泻到两三千点,索罗斯们卷资跑路,香港只会沦为下一个泰国。

大战真正到来之前,所有一切都是毛毛雨。

必须放手一搏,时任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建议特区政府在股票和期货市场上进行干预。

国际上对此的反应几乎是一面倒的批评。最支持香港贯彻自由市场理念的诺贝尔奖经济学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香港这样做简直是疯了。

舆论只是一小部分压力。

一旦港府干预,香港扬名国际社会的自由市场声誉定会受损,而且政府动用的是香港的外汇基金,稍有不慎,就会如泰国和对冲基金的肉搏一样,毛都不给你剩一个。

曾荫权事后回忆,做决定的那个晚上,他哭了一宿。唯恐输掉全港人的钱,跳楼都是百身莫赎

1998年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向索罗斯“宣战”。

当天下午5点,曾荫权召开新闻发布会,他站在当中,左手边是金管局总裁任志刚,右手边是财经事务局局长许仕仁。曾荫权正式向媒体宣布:

香港政府携巨资正式投入股市和期市交易。

那段时间,对港府动用外汇基金入市的各种意见铺天盖地袭来。支持者甚众,毋庸多言;但反对之声也大有人在。民主党认为炒家三路来犯,根本问题在于联系汇率制本身,而不在股市和期市。科技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鸣认为港府托市是“病急乱投医”;香港城市大学金融教授张仁良认为,香港一向奉行自由市场经济,这次行动是开了一次坏的先例。

更有学者提醒港府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因为香港其实是孤军奋战。东南亚多国此时已经放弃了坚守汇率,不能指望。而中国内地正面对着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就在港府宣布入市的当天,嫩江崩堤,滔天的洪水向松花江干流紧逼,齐齐哈尔市25万军民正死守大堤。

尽管如此,内地依然是香港的坚强后盾。许多香港人至今没有忘记,1998年3月19日,新任总理朱镕基在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庄严表态:“万一特区需要中央帮助,只要特区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后来,金融市场上流传起一个至今无法考证的故事,说是电视机前的大鳄索罗斯闻听此言,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滑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入市,购入蓝筹股,当天恒生指数上升 564 点,报收 7244 点,国际炒家没太反应过来。

此后的两周就是惊心动魄的股票买卖大战。用简单的说法就是,在股市上,索罗斯们拼命卖,特区政府拼命买,比的是谁的钱多。

大战真正到来之前,所有一切都是毛毛雨。

8月28日,恒指期货的结算日,这是索罗斯们做空恒指的最后机会。如果当天股市、汇市能稳定在高位或者继续有所突破,炒家们将损失数亿美元,反之港府前些日子投入的数百亿港元就化为乌有。

开盘前10分钟,成交金额高达50亿港元,半小时后破100亿,上午收市已达400亿,接近1997年8月29日创下的460亿日成交量的历史纪录。

下午开市,抛售有增无减,但恒指和期指均维持在7800点以上。

下午4点闭市钟响起,恒指、期指、成交额分别锁定为7829点、7851点、790亿,后者创港市单日成交量最高纪录。

幸运属于勇敢的人,特区政府打击国际投机者的行动初战告捷。

此次战役中,香港政府动用100多亿美元,略为惨胜。索罗斯们没有公布此战的损失,坊间传言是亏损约10亿美元。

整个8月,港府不断动用外汇基金入市干预,共买入 150 亿美元股票,使恒指维持在7800点水平。

当时港府的财政司司长是曾荫权,是决定干预入市的核心决策人之一。在回忆自己四十多年的公务员生涯时,他说有两个时刻毕生难忘,一是1997年8月14日决定入市;另一个就是,2012年6月卸任能用2块钱坐车时。

8月14日星期五正式入市买买买。中午时,他致电北京财政部部长告知了相关情况,晚上,总理朱镕基宣布全力支持香港。虽然当时没有获得内地资金的支持,但是,中央的支持也给予市场很大信心。

9月初,国际炒家卷土重来的消息甚嚣尘上,港府开始反思各种金融漏洞,短短数日就出台了完善联系汇率制度的 7 项技术性措施(即著名的“任七招”)和维护证券市场稳定的 30 点措施,主要包括动用外汇储备来维护汇率和利率稳定,同时加强香港证券和期货市场的秩序和透明度,严格金融市场的交易规则,遏制投机行为,进一步巩固了战果。

有人说,仗是香港政府打的,风险是香港政府担的,钱也是香港自己的外储,中央就是动了动嘴,这一场金融风暴,中央没帮上什么忙。

话不能这么说。

金融市场就是人性几千倍几万倍的放大,当时市场风声鹤唳,中央政府的态度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摇摆和迟疑,香港市场的前方就是地狱。

在金融的战场上,最关键的就是信心。

香港没有财政赤字,外国人手里也没有香港的主权债务,香港需要担心的只是香港人是否还支持港元。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