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上演ipo大逃杀!小米美团点评等独角兽流血上市的背后!

资本圈乃至整个金融界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则:任何一种金融创新或金融新政总会与现实之间存在一定的裂缝。这种裂缝往往会造成一定的套利空间和时间窗口。聪明的资本会抢在裂缝弥合之前,从中获…

资本圈乃至整个金融界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则:任何一种金融创新或金融新政总会与现实之间存在一定的裂缝。这种裂缝往往会造成一定的套利空间和时间窗口。聪明的资本会抢在裂缝弥合之前,从中获益。

小米、美团点评、映客、拼多多……大批互联网公司赴港上市,甚至,帮助他们曾经获得众多融资的财务顾问华兴资本也要去香港上市了,或许,这句话可以给出部分的解释。

阿里的伤,港股的痛

故事还得从阿里巴巴说起。从07年香港上市到14年退市,阿里与港股经历七年之痒,最终远赴美国上市。阿里不像腾讯,腾讯可以没有马化腾,但阿里不能没有马云。然而在当时,港股不允许同股不同权。受英国殖民文化影响颇深的香港,不仅学习了英国公平高效的官僚体制,也熏染了英国人民的“作”。

此后几年里,香港经历了长期的空虚与悔恨。香港这个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被批评“没落”、“边缘化”,甚至被戴上了“全球估值最低市场”的帽子。好像因为没留住阿里,香港也变得没那么有吸引力了,许多已经在香港上市的企业也“身在曹营心在汉”,思归心切。2016,前首富就把万达从香港私有化了,可是,却至今无法在A股上市。

然而风水轮流转。2017年开始,一大波中国科技股已经或者将要在港股上市,已经上市的有平安好医生、众安在线、阅文集团、易鑫集团、雷蛇,将要上市的有小米、美团点评,还有传闻了好几年要上市的陆金所、蚂蚁金服,此外还有沪江网、猎聘网、斗鱼、快手等一大批“独角兽”在排队。

真正的转折点出现在4月24日,香港交易所发布IPO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同时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该新规自4月30日生效。

5月3日,小米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申请在港上市;

5月17日,海底捞提交招股说明书,申请在港上市;

6月21日,同程艺龙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6月22日,美团点评正式启动赴港上市之路;

6月25日,知名投行华兴资本正式提交赴港IPO上市申请;

6月26日,找钢网招股书在港交所公布;

6月27日,映客更新招股书并举办投资者推介会;

6月28日,宝宝树招股书公布;

6月29日,51信用卡正式发布招股公告;

6月30日,拼多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

7月3日,就连打算和VC投资人相守一生的沪江网也向港股提交招股说明书。

除此之外,已经在A股上市的“独角兽”企业药明康德,也准备以“A+H”方式在港上市。

一时之间,盛况空前。

发烧的小米,性冷淡的港股

然而,即便成功在香港上市,它们的前途也并不是光明一片。港股对“新经济”一直不感冒。“独角兽”的前辈,“新经济五剑客”中,除腾讯系的阅文集团外,众安在线、易鑫集团、雷蛇和平安好医生均破发;其中众安在线市值缩水近半;易鑫集团股跌去60%。港股科技板块唯有腾讯一头独大,这也从反面说明了香港科技股的先天不足。

港股的性冷淡与投资风格有关。港股始终保持着机构/散户,80/20的比重。机构投资者投资风格相对保守,更看重现金流。然而现金流是互联网企业永远的痛。虽然“独角兽”们都认为自己有“苹果”、“亚马逊”的基因,这我们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它们都有着相同的烦恼:缺钱。

一般认为上市就是因为缺钱,甚至有人直接把A股上市称为“圈钱”。圈钱当然是一方面。然而说到底,做什么不是为了钱呢?上市当然能让公司元老实现财务自由。但上市也代表了企业在行业内的地位。

以被赋予众望的小米为例。在目前尚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小米算是头牌。虽然民间对小米主打低端的战略颇有微词。但小米的优秀显然已经惊动了中央,总理曾经亲自调侃,小米已经变成大米了。已经错过了BATJ的A股急急地要抓住小米,约好与小米一起发行CDR,并且以此作为发展新经济的样板。

然而事与愿违。对于独角兽,A股股民更多的是恐惧,而不是欣喜。恰逢中美贸易战、以及房地产泡沫的多事之秋。为了稳定市场情绪,监管层也只得做罢。

顺便说一句,CDR怕是要凉凉了。

同样的事情,也极有可能发生在港股。香港对小米的接受度,或许就成了一批赴港上市互联网公司的未来。小米上市之前,资本市场对其极度高估,稳稳地能撑起千亿美金市值。

但发烧的小米还是没能撩动性冷淡的港股。投资推介会上,雷军称小米应该有550-700亿美金的定价,“总不至于连550亿美金都不值吧?”老实做产品的雷总已然亮出了底牌。随后他又说,小米的估值像是苹果乘以腾讯。腾讯和苹果的估值相乘大概5000万亿美元,牛皮几乎吹破。

结果,小米发行价17元,最终估值不足500亿美金,比雷总的心理价位低了50亿美金。“对不起,雷总,您的公司是好公司,但是您的股票可能真不值这个价格”,这是投资者对小米的直面回应。

小米如果和“新经济五剑客”一样,上市后破发。那么对于互联网企业的上市必然会有一定的冲击。实际上,李小加提出的“同股不同权”在香港一直也存在争议。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CGA)就曾表示,允许“同股不同权”就意味着香港市场过度关注IPO的数量,这要以牺牲质量为代价。

港股上市潮,兴于小米,或许也将终于小米。若“小米神话”不幸破灭,那么“同股不同权”的政策或许也将有所松动。这也就是为什么互联网公司急急地要赶在大门关上之前赴港上市。

早产的拼多多,资本的催熟素

与小米相比,拼多多的故事或许更精彩。成立3年即赴美上市。拼多多的数据是亮眼的,近3亿活跃用户,单季增长5000万,背靠金主腾讯,探索出了一套教科书式的微信流量变现道路,瞄准低端用户,把淘宝农村想做的事情给做了。

数据很吸引人,故事很动听。然而,说到底不过是“烧钱换流量”的游戏。和小米一样是讲故事,不过是把情怀换成了数字。

拼多多的成功说明了ofo与摩拜的模式是可以复制的。希望拼多多比摩拜、ofo更幸运。

然而不管怎么说,成立三年就上市,是不是早了点?如果我们把VC投资人投公司比作烤牛排的话,那么成立3年的公司,不管怎么说,也就是个3分熟,虽然秀色可餐,但是离最终退出的高收益,可能还差了几分火候。

资本有资本的逻辑,靠着流量能把一只小鸡在3个月内催熟,成为能上天飞的天鹅。但3年就要把生牛排推出门让二级市场的散户们尝鲜,是不是太急切了些?

追赶末班车的沪江

与拼多多的早产不同,沪江上市所经历的,可谓是真正的稳扎稳打:7次的融资历程、10亿人民币D轮融资、70亿元的估值、1.02亿的双十二单日营收、超过一亿的注册用户……但是纵观沪江成立的历程,却也只能说它是一个野蛮生长的幸运儿。

沪江在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约为180亿元。但是过去三年连亏三年,从亏损2.8亿到5.4亿,连续性的亏损是否能撑起它180亿的估值也成了一个疑问。

有人说,沪江是打响网络教育平台上市的“第一枪”,但或许,也只是追赶上市的末班车的一员吧。

“背水一战”的映客

7月4日是映客的公开招股截止日。从借道宣亚国际上市到转身投向H股的怀抱,这将近4个月的时间里,映客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明明比斗鱼和虎牙公布招股书的动作要早,但是迟迟没有动作而被虎牙抢先一步。不过根据映客公布的招股书来看,业绩和财务方面的隐忧才是真正阻碍映客率先上市的因素。

伴随着这两个因素的下降趋势,映客未来的业绩很难保证有大幅度的上涨,上市之后要面临的困难也会更多。所以,映客的加速上市,也正是它的“背水一战”。

一大批公司即便是“流血”,也要搭上最后一班车,港股上市,其实隐藏着不赚钱公司的巨大焦虑。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游戏规则——按照流量而不是利润来估值的方式在什么时候被资本市场摒弃,而一旦游戏规则改写,他们或许再无翻身之日,毕竟盈利不是容易的事情。小米的上市或许将会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市场反响好,大家或许会继续坐着新的流量估值梦;不好,则一个泡沫时代就此结束。

春江水暖鸭先知,集体赴港共上市,在这个纷纷上市、或者说是纷纷逃离的市场,是不是像极了1999年的美国互联网泡沫?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